娄底日报 娄底晚报 娄底新新网 娄底手机报 新闻中心 县市区 法治 专题 房产家居 图吧 活动 更多
娄底新新网 > 文化 > 百花园 > 正文

清斋琐记

2018/5/4 10:59:56   来源:娄底新新网   贺有德

清斋,我的书斋名。

生性喜欢读书。金圣叹曾感慨:“天下之乐,第一莫若读书。”于是幻想:若能拥有宽敞明亮的书房,坐拥书城,静心读书,快意人生,我愿足矣!

执教乡间,蜗居陋室,虽然安静,却很逼仄,难有书房。陋室四处是书:茶几底层、沙发拐角、办公桌面、狭窄床头,甚至随意摆设的木凳,似乎凌乱不堪,其实随意而亲切。同事们送我“书虫”“书痴”的雅号,我欣然受之。

应聘进城,仍然没有书房。最盼望月底休假,闭门不出,几乎与世隔绝,安安静静读书,小小地过把瘾。诚如梁启超的经典名言:“只有读书可以忘记打牌,只有打牌可以忘记读书。”自然,读书也可以使人忘记烦恼。

人到中年,才有了宽敞的三室一厅,明亮、安静。挪出一室,作为书房。30年来圆一梦,拥有了梦寐以求的书房!

有了书房,或曰书斋,得有书斋名,也算附庸风雅。历代名人尤其文人,多有书斋,且斋名新颖深邃,如赵孟頫的松雪斋、沈德潜的归愚斋、蒲松龄的聊斋、石评梅的荒斋……沉思默想,我为自己的书斋取名为清斋———清者,一求清净,二抱清白,三守清贫,四发清音,五保清醒。从此,清斋伴我,我伴清斋,相守此生。

书房坐北朝南。入门左侧,修长的书柜,紧贴墙壁,且“顶天立地”,上中下三层,红木架,玻璃门,藏书专用;底层略宽,如狭长阳台,上有清供,亦俗亦雅。入门右侧,长条形书桌上摆放着“文房四宝”,多种字帖:汉隶《曹全碑》、北魏《张猛龙碑》、柳公权《玄秘塔》、宋徽宗《芳诗帖》,及当代启功先生书法。书斋中央,是小巧玲珑的硬板床,床上有书,枕边有书,随时随便翻翻;临窗摆放着电脑,电脑两边也是书:左边中外名著,右边报纸杂志,键盘前有记录本,随读随记,随想随记,聊以备忘。窗台上,养着一盆虎皮兰,一盆兰草,浓浓草绿,幽幽花香。窗外,棕树、雪松、香樟树、玉兰树,高大挺拔,平添雅致:晴天鸟鸣,愉悦性情,雨天听雨,悠然入梦。

闲暇时,上午读书,随时记录———或在书上,或以笔录,亦或写作。下午临帖,以汉隶热身,再选临魏碑或瘦金书,不同书体轮流临习,间或信手涂鸦,自是乐在其中。夜间散步回来,或读书,或写作,也上网看博友,写博文。最惬意的,是薰风轻拂,或阳光斜照,静坐书斋,一杯清茶,潜心临帖,或静心读书……

居清斋,得自在,读书、临帖、笔耕,诗意地栖居,如鹤舞红尘。

标签: [ 编辑:张剑豪 ]

版权与免责声明:

娄底日报、娄底晚报所有自采新闻(含图片)独家授权娄底新新网发布,凡注明为娄底新新网的稿件转载务必注明来源原文链接地址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娄底新新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相关阅读

新闻头条

热点推荐

热点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