娄底日报 娄底晚报 娄底新新网 娄底手机报 新闻中心 县市区 法治 专题 房产家居 图吧 活动 更多
娄底新新网 > 文化 > 百花园 > 正文

又是一年清明时

2018/4/3 15:41:00   来源:娄底新新网   冷水江法院:张晓艳

往年的清明总是如丝如缕的春雨绵绵,“清明时节雨纷纷”总是那么的淋漓尽致,亦让人想起“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,梅子黄时雨”。今年的清明,少有的明朗,少有的清亮,忧与愁却也上心头。

清明前夕,做了一个梦,这个梦有点久,却又那么熟悉,因为儿时爷爷奶奶就是这般。爷爷端坐堂前,手持酒壶,小酒怡情之余不忘呼喊着孙儿们:“三毛坨,小燕子,快来呷炒鸡。”旁坐的奶奶慈眉目善,小心翼翼地说道:“别人不要的你却捡来,还油剪火辣的炒,小孩子吃了不好。”“乱吃乱好,我的孙子没那么多名堂”。爷爷的盛气凌人让奶奶忘而却步,生性胆小的奶奶不敢再说什么,爷爷继续大声呼喊着,继续品饮小酒……。爷爷奶奶相濡以沫六十年,相继离去仅隔一个月。奶奶是在十二年前的那个平安夜离开的,临行前我紧握住奶奶手,那时奶奶还有温度。慢慢地,慢慢地,无论我怎么用力,奶奶的手变得冰冷;无论我怎么呼喊,奶奶未有半点回应,但眼角流下几滴泪。我知道,那是对生命的留恋,那是对亲人的不舍。老年痴呆的爷爷细唠“老太婆去很远的地方了,你们帮我去买张票,我要去找她。”一个月后,爷爷如其所言随他心中的那张票去找奶奶,安详地离开了我们。原来,清明是一个悲怆的日子。

岁月匆匆,不知不觉已为爷爷奶奶挂青十二年,一年都未曾落下。今年依旧,乘着春风,身着素装,肃然缅怀。时隔一年,原已清除的四周已杂草从生、枯叶遍地,唯不变的是爷爷奶奶的音容笑貌。两位老人任凭我们怎么找也找不着,悄悄躲藏于墓碑上两张照片中,只等每年清明的拜祭。平常幽默无比、言语诙谐的爸爸此刻变得非常庄严,哽咽“您们睡得还好吗,儿孙们又来看您们了。今年家里又添丁了……”。温润的妈妈不善言辞,此刻只会用自己的勤劳以表思念。妈妈用她那布满茧子的瘦手,不顾荆棘,不顾肮脏,努力扫除杂草、清洁墓碑。早已满泪纵横的大妈颤抖着燃纸钱、放供品、上香祷祝。我虔诚奉上鲜花,低声细诉着对他们的思念,只愿他们在另一世界安好。大人们的庄肃、虔诚到底让几小孩有所明白,刚开始的追赶、嘻闹在一道道礼仪祭奠中消失,留下的只有“曾祖父曾祖母在天上看着我们,他们希望我们快乐。”简单的幼言平添了几分温暖,几分期许。原来,清明是一个眷念的日子。

追溯于清明,“割肉奉君尽丹心,但愿主公常清明”的气节令人汗颜。晋文公感恩介子推恰时援助,让他脱离困境,遂成君王梦。但晋文公的那份感恩终究来得有点晚,以致终生悔恨,只好晓谕天下,设令清明以示追思。由此,感恩真须及时,若不留下的只有懊恼。曾几何时,我也是那么的不谙事故,不懂感恩,坦坦然接受父母的各种好、各种爱,欣欣然微晒兄妹、挚友的种种关怀、种种抚慰。不惑之时终究彻悟“父母之年,不可不知也,一则以喜,一则以惧”,当然也明白“换我心,为你心,始知相忆深”。现下父母安康俱在,心里甚为欣慰、骄傲。每每周未雀跃至父母家,听着父亲或高亢或深情之歌,听着母亲或远或近家长里短,幸福感爆棚。但岁月无痕,白发已倔强爬满父母的头,想着双亲的渐渐老去,膝下的陪伴越来越少,心里不免忧惧从生。我感恩父母给予生命,感恩父母陪我长大,我能做的是陪你们慢慢变老。原来,清明是一个感恩的日子。

今年的清明,难得明朗、清亮,家人齐聚领略这满山姹紫嫣红,这满空蓝天碧云。几小孩欢跃着“忙趁东风放纸鸢”,或高呼,或嘻笑;父母漫步轻闲于满山烂漫,或低语,或细闻;我等仰望天上流云,沉浸老小的欢愉,好生惬意,好生温暖。原来,清明是一个轻盈的日子。

风清景明,缅怀故人;感恩所有,不忘初心;放歌踏青,追逐春天,来年的清明亦是如此!(冷水江法院:张晓艳) 

标签:清明时 [ 编辑:廖清泉 ]

版权与免责声明:

娄底日报、娄底晚报所有自采新闻(含图片)独家授权娄底新新网发布,凡注明为娄底新新网的稿件转载务必注明来源原文链接地址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娄底新新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相关阅读

新闻头条

热点推荐

热点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