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湖南 娄底日报 娄底晚报 娄底新新网 娄底手机报 新闻中心 县市区 法治 专题 房产家居 图吧 活动 更多
娄底新新网 > 文化 > 百花园 > 正文

母亲的水酒

2017/5/16 9:39:26   娄底新新网   罗瑞花

如果说时间是一条长河,那么每一个节日就是河边的一个码头,让漂泊辛苦的人靠岸调息。在物质贫乏的年代,我们是多么地盼望过节啊。当春节的糍粑,端午节的粽子,中秋节的月饼,重阳节的甜酒,腊八节的豆豉,在母亲那双粗糙温暖的手中诞生时,我们欣喜雀跃。现在,母亲的身边已没有我们这些馋猫,做这些饼糕的兴致也就索然了,但重阳节的甜酒是年年要精心酿制的。酿好了重阳甜酒,才能浸润出劲道绵长的水酒,才有春节的热闹,才有一年有滋有味的日子。

当酒香和桂花香一样馥郁,弥漫了整个木屋,母亲就开始为甜酒撤草窝了。

第一碗酒必定供在神龛上敬已故亲人。母亲明知父亲生前不喝酒的,但每次供酒总会喊起父亲的名字。开始我还傻傻地提醒母亲,后来我明白了,这是母亲的记挂思念。特别是当“晚来天欲雪”,母亲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木屋喝酒时,能在桌子的上首供一碗热气腾腾的水酒,是不是也像李白的“举酒邀明月”,多些温暖呢?

第二碗酒就该送给邻居尝尝鲜。母亲要我去送,我不太喜欢这种送东送西的腻人的交往,就说,人家也蒸酒了呢。母亲说,这是做人的礼数嘛。有时我去送酒,真碰上邻居也在撤酒窝,人家不缺酒,但都会喜滋滋的拿碗接了酒,并当即品尝,边品边说,你妈的酒蒸得真好,酒甜日子甜,福禄绵绵。随后盛了一碗他家的酒让我端回来,在这么一互换中,人与人的距离似乎更近了。

然后母亲才品尝自己的劳动成果,酒甜就开心,酒涩了就会隐隐地不快。这时我会说,好酒慢慢香,封它一个月,绝对香甜。母亲就会像小孩子一样高兴,将酒一瓢瓢的舀进陶罐里密封起来。当有天早晨起来,母亲耸耸鼻翼,一股糯软甜香直钻鼻孔时,便舒坦安心了。母亲随后搬来了一个更大的陶罐,将发酵好的甜酒倒进去,再加进合适的凉白开,开始浸润水酒。过一两个月,哪天空闲了,天气好,就可以把酒糟滤出来,待客的上等水酒就做好了,精致封陈,随取陪客饮。母亲节俭,她还会将滤出的酒糟放进一个小一点的陶罐里加上凉白开再浸,称为二酒,留来自饮。

当秋雨一阵一阵地落下,一天比一天凉,母亲那把精致的小酒壶就要登场了。黑黑的木炭在火盆里噼噼啪啪地炸响,锃亮的酒壶煨在火边,摆上半碟花生米或脆萝卜,母亲解下围裙坐定,慢慢地将热气腾腾的水酒倒进蓝花瓷碗,嘬起嘴唇吹吹,滋滋地喝,美美地咽,再夹一粒花生米或脆萝卜丢进嘴里,慢慢地嚼着,炭火映着,热气氤氲着,苍老的脸上渐染红晕,日子悠长而美好。

当我们吃完新年的第一顿饭,换上新衣服,提着拜年的礼物从各自的家回到母亲的老木屋,当我们在厅堂客房摆上桌凳,当大碗大碗的菜肴摆满桌子,当母亲大大小小的孩子们坐满三大桌时,母亲用大水壶烫好了她的上等水酒,再分装进小酒壶,让姐给大家筛酒。一屋人劝酒劝菜,笑语喧哗,满屋的豪情和快活。

母亲的水酒是我们家春节家宴的灵魂,这玉液琼浆滴滴都浸蕴着快乐香甜,它让我们兴奋,让我们沉醉,让我们回味无穷。

当春雨绵绵、湿气沉重的时候,母亲总是拖着她疼痛的双脚穿行在风里雨里,种菜,种玉米,栽红薯,经受的寒湿全靠这热气腾腾的水酒来祛除对付,母亲说,比藿香正气水好喝、管用;父亲英年早逝,我们成家另过,偌大的老木屋只剩下母亲一个人,母亲常说的一句话就是:一夜天长。在每一个孤寂无眠的晚上,多亏了这水酒的陪伴排解。

前年,母亲的同年去世了,母亲很忧伤,冒了雨去山上送最后一程,回来后就病了。住院检查时发现,母亲患有冠心病,肝火胃火重,医生建议戒酒,我们为了母亲的健康,积极响应,把她家里的瓶装酒、水酒全送了人。没想到母亲出院几个月了,还是脸色蜡黄,手脚浮肿,整个人都萎靡衰弱。我们喊来了舅舅,舅舅说,你妈妈已年逾古稀,喝酒已成了她的习惯,你们只断了她的高度酒,她自己酿的水酒就随她吧。

二哥碾来了糯米,舅舅帮母亲蒸好了甜酒,用凉白开浸好了水酒,母亲喝着喝着又开始在她的菜园忙碌,又开始时而呵斥时而亲热地和她喂养的鸡鸭说话,又开始期待重阳时节的到来。

标签:水酒 [ 编辑:张剑豪 ]
中国移动用户发送LD到10658000订阅娄底手机报,3元/月。

版权与免责声明:

娄底日报、娄底晚报所有自采新闻(含图片)独家授权娄底新新网发布,凡注明为娄底新新网的稿件转载务必注明来源原文链接地址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娄底新新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相关阅读

新闻头条

热点推荐

热点图片